那些过去,丝丝缕缕都是你。
让我对这可见的未来,还保留着点点想法。

我等得起


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当年最让我感动的一句话就是诸行无常,唯爱不变




一切等他,未来不远,让自己变得更好去和更好的他在未来相遇




他的小姑娘们啊,要天天开心。



“我这个什么都不是,没钱,没脑子,也没有未来。可是我喜欢一个人,我想给他一个好的结局。”

北野什么也没想,只是他心里唯一的柔软,他想好好护着。
哪怕只能远远看着。

我摸不到你的手啊千玺……

我能再摸摸你吗?

如果,高中的尹柯没有和高中的邬童再遇,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千凯千】大荒往事

【由舌子辛大大的《千凯千 大荒往事》视频而来,已获授权。】

1.

灵均真的很喜欢在自己家的这个哥哥,当然他也表现得很明显。

虽然不知道惊羽哥哥为什么会在他家,家里的人好像也不怎么喜欢他,但小灵均就是喜欢他。特别特别喜欢,每天都跟在哥哥身后,一直粘着的那种喜欢。

“原儿真的很喜欢林公子啊……”父亲曾摸着他的头若有所思地说着。

“嗯嗯!原儿最喜欢惊羽哥哥了!”还未知事的小灵均什么都不懂,全凭本心回答着。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楚国征夷大将军的小儿子喜欢上敌国的质子意味着什么。

也不知道,一个养在大将军家的敌国质子的身份有多尴尬,以至于要用“林公子”这样不伦不类的称谓来称呼。

2.

“惊羽哥哥!”这么多年虽然早已习惯,林惊羽还是不免被灵均撞得退后了几步。

看着怀中已长得及自己肩高的灵均,林惊羽心绪复杂。

十年前,齐楚大战,齐国战败,被迫将太子作为质子送往楚国。这是齐国的奇耻大辱,但林惊羽知道,父皇只是失了颜面而已,归根究底,那人哪差自己这么一个儿子呢,哪怕自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

林惊羽天生比常人知事、聪明许多,是真的天之骄子。那时的他才四岁,却也早已从母后的泪水和父皇的不甘中读懂了许多东西。

于是他保持沉默,默默接受了父皇的安排,接受了身份转换的巨大落差。

所幸,他运气还是不错的。哪怕作为质子,他待在了已正义、骁勇闻名天下的大将军——屈章家中。

大将军知战争实在与孩子无关,作为楚国将军,他不能待他温厚,却也吩咐了家中下人不能欺辱他。

林惊羽于是就在屈家一个小小的别院独自安静地待着了,似被世俗遗忘。

直到……

3.

林惊羽五岁的时候,两岁的屈灵均懵懵懂懂地闯入了这个被遗忘的角落。

他于是被这个小家伙盯上了。

起初,林惊羽是不太想理这个孩子的。

他太单纯,纯洁得似白纸,一点未沾上这世界的污浊。天真、善良……美好得让他惧怕。

他不敢靠近,怕被灼伤了眼。

可是,当小家伙无意跌倒,强忍着泪水看向他的时候,林惊羽放弃了。

他投降了,败在了小家伙莫名其妙的依赖与亲近中。

林惊羽将他一贫如洗、干涸枯槁的心门打开了,让一个怎么也不该走进来的人进去了。

4.

为什么说灵均对林惊羽的粘人劲儿叫人吃惊呢?因为那实在是太过又太没有缘由了。

所以究竟是为什么呢?只有小灵均自己知道了。

灵均真的很开心,两岁时在家里迷路、无意间走进惊羽哥哥院子的自己。

他知道,他第一次偷偷走进那个院子的时候,惊羽哥哥就发现他了。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惊羽哥哥发现了他却不理他。

那是备受宠爱的小灵均第一次被人忽视,而且那位哥哥还那么漂亮。

也是那次以后,小灵均就经常“迷路”到这个哥哥的院子里了。

他那时还不知道这个哥哥叫什么,小哥哥虽然不理他,却会在他进来的时候望他一眼。

而小灵均觉得,这就够了,他喜欢在这个安静的院子,喜欢在小哥哥身边玩,玩累了就趴在石桌上默默看着对面读书的小哥哥。

然后,等到夕阳快下山的时候,小灵均就回到母亲那儿了。

“拜拜,小哥哥!”小灵均笑着和小哥哥挥了挥手,转身便离开了。

他不知道,忽视了他大半天的小哥哥在他转身后终于抬起了头,默默看着他离开。

5.

从喜欢小哥哥到不能离开惊羽哥哥,小灵均经历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小哥哥的笑容。

那天小灵均照例去小哥哥那里的时候,走到门口时,小哥哥没发现他。他正欲打招呼,就被小哥哥的笑容惊得怔住了。

小哥哥视线所及之处是两只笨鸟,它们吵着架打了起来,小哥哥被逗笑了。

那是小灵均第一次看见小哥哥的笑容,也是那次之后小灵均心里存下了一个执念,他想看小哥哥多这么笑笑,甚至希望小哥哥对他也能这么笑。

所以后来哪怕林惊羽时常对灵均这么笑,每一次,灵均的会因此怔住。不过这样也很好,因为惊羽哥哥会因此附赠一个温柔地摸头。

6.

第二件就是惊羽哥哥疼惜的眼神了。

摔倒的一瞬间,小灵均是懵的。虽然惊羽哥哥爱干净到有一些洁癖的程度,院子的地面上绝不存在小石子什么都东西,但平地摔后生生往地上搓,怎么也不可能不疼的。

更何况小灵均的双手和膝盖甚至里面搓出了血。

他还来不及哭,只是抬起头,下意识看向小哥哥。眼中流露出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委屈与依赖。

林惊羽就这么败给她了,急忙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抱起小人儿,让他坐在石凳上。打好水,准备好白布和药之后,才小心地为小灵均洗手上药,再轻轻地掀开已经泛红的长裤。

清洗膝盖的时候,小灵均微微瑟缩了一下。林惊羽抬起头,轻声问到,“疼?”

小灵均红着眼,微微拉住林惊羽的衣角,微微摇了摇头。他怕小哥哥嫌他麻烦,怎么敢说疼。

林惊羽默默看了他一眼,随后又低头帮他继续清洗、上药了。

弄完一切后,林惊羽方才抬头看向小灵均。抬手微微摸了摸小灵均的头,疼惜地说到,“下次小心些,这里又没人追你。再摔了……哥哥会心疼。”

小灵均惊喜地抬头看向林惊羽,这是第一次,小哥哥这么对他说话。小灵均很惊喜,却不知道如何表达。酝酿了半晌,只说出,“哥哥叫什么呀?”

“哥哥叫林惊羽。”

“惊羽哥哥!”

“……嗯。”

7.

林惊羽很敬佩屈章。

在他看来战争无所谓对错,输了也就是输了,也该接受胜者的制裁。而屈章作为楚国大将军,对他一个质子,真的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他更没想到的是,谁都能看出来,屈大将军对于小儿子屈灵均是多么宠爱。

屈家作为百年大家,世世代代为楚国尽忠,每一代的孩儿,几乎都是卫国镇守边疆的好男儿,在不济,作为文臣,也是全心为国的。

而屈章对于屈家大少二少极尽严格,却故意“养废”了自己的小儿子。不让他习武,亦不让他考取功名。

所以林惊羽实在想不通,这样的屈章为何会允许灵均和自己如此亲密,甚至灵均偶尔在他的院子受伤,屈章也完全不怪罪他。

许是有一次他眼中的疑惑太过显露,屈章望着不远处的灵均笑着说,“我知道自己偏心原儿,老大老二都能感觉到,只是这种宠爱到底对原儿的成长无益,他们才不至于不平。至于要说为什么不对你抱有戒心,你对原儿究竟如何,我还是能看出来的。虽然不知道原儿究竟喜欢你什么,但是他喜欢,现在的我还是能让他随心的。”

林惊羽闻言怔愣了半晌,无奈地笑了。是了,是他犯傻了,屈章虽然是武将,但作为能统领百万大军、几乎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又怎么可能空有武力呢?

屈章不是喜欢自己,只是太过宠爱灵均罢了。

被点醒的时候,林惊羽不但没有难堪,反而送了一口气。这样很好,至少让他少了一下负担和愧疚。

只是,看着不远处正围着兰草跳舞,蓦然抬起头,对他笑得明艳动人的灵均,林惊羽的心又沉了沉。

林惊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对灵均的感情从对弟弟般的疼惜转换为对伴侣的爱意的。他的小灵均如今才十四……

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对我那么笑、那么黏人的含义呢?

8.

屈灵均束发那一年,发生了两件大事,自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年夏天,他背着父亲偷偷去试考了。考完出来后,他直奔惊羽哥哥的小院子而去。

“惊羽哥哥!惊羽哥哥!”灵均是人未到声先到,林惊羽闻声抬起头,才看见灵均从拐角处钻出来。

“什么是这么兴奋?”林惊羽有些好奇,灵均今天没有来找他,现在反而这么高兴,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惊羽哥哥!”灵均一把抱住林惊羽,抬头兴奋地望着他说到,“我去考试了!背着父亲。你说,我会考上吗?”

林惊羽的身体瞬间僵住了。

灵均是真的聪明,这些年,哪怕是屈章刻意“养废”他,凭借灵均自己看的书,考取功名根本不是什么难事,甚至可以说,林惊羽已经能预料到灵均会被录取了。

只是,他如今已经十八了……

“当然,灵均这么聪明,肯定会被录取的。”林惊羽笑着回应到。

“嘿嘿。”那时的屈灵均太高兴,以至于没有发现林惊羽的不对劲。

秋天的时候,屈章收到了圣旨。他的小儿子一举夺得榜首,一时成为了闻名天下的十五岁的小状元。

身边同僚纷纷前来祝贺,屈章却气得第一次打了自己疼爱的小儿子。

看着因为冒雨跪了一夜而发烧的小儿子惨白着脸,却仍倔强地说着,“我没有错,我没有错……”

屈章一时无语,不知该如何是好。

中秋前几日,屈章离家出征了,带着林惊羽。

屈灵均下朝回来时,他们已经走远。屈灵均的疑问,也从父亲为何今日未上朝,转为了为什么会突然出征,还要带上惊羽哥哥的惊疑了。

看着慌乱而无措了小儿子,屈母复杂又疼惜地说,“原儿,你忘了林公子他是齐国的质子了吗?”

屈灵均愣了,他……该记得吗?

他那么小的时候告诉他的事情,为什么要要求他记得呢?

9.

把林惊羽送到齐楚边境的时候,看着林惊羽走向齐国的时候,屈章还是没忍住开口了,“林太子,如果……”

林惊羽闻言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沉默的屈章。这是一位声名赫赫、威武,却已经有些年老的大将军,也更是一位爱子心切的父亲。

“我会的。”如果……他会保证灵均的安全,无论如何。

10.

战争从秋天打到了冬天,年初的时候,屈灵均终于等到了父亲归来。只是,从来战无不胜的父亲,此次是被抬着回来的……

冬日太冷,父亲回来的时候早已全身僵冷,也幸亏冬日严寒,至少身体还未……

11.

建昭二十一年,为时五个月的第二次齐楚大战结束。

楚国国灭亡,归顺齐国。

齐国皇帝不久也驾崩了,齐国暂由皇后及宰相摄政,敬等新皇登基。预备年号为景耀。

为彰显大气和平,齐国征召楚国前朝官员入职。朝廷之上,青年才俊的屈灵均显得鹤立鸡群。

这位十五岁闻名天下的小状元如今不过十六,可以说是有着无限可能。可念着他已逝父亲屈章,宰相与皇太后一时又不知如何是好了。

林惊羽站在帷幕之后,看着不远处一身素衣、站得笔挺且面无表情的灵;,明明才十六,却给人沉稳之感的灵均林惊羽哑然了

脑中闪过的都是过去灵均阳光的笑颜,不过半年……

12.

他最终还是没忍住,私下命人将灵均请了过来。

看着恭敬地跪在地上,低着头行礼的灵均,林惊羽一脸痛苦地低声到,“起来说话。”并想伸手扶起他。

屈灵均却将头更往下低,并未回应。

“你……”林惊羽失神地望着他。

“太子龙体尊贵,触碰前朝罪臣实为不合规矩。”屈灵均冷静地回答。

“为什么?我……我究竟是何心思,难道你真不知道?”林惊羽痛苦地看着灵均。

“罪臣不敢妄加揣测。”

“你!好,既然你不肯承认……”林惊羽蓦然拉过灵均,屈灵均却惊得立马挣开了。

“太子这是做什么?!若是没有事,罪臣先行告退了。”惊慌地说着,并转身准备离开。

“原儿!”

林惊羽很少这么喊灵均,他这么一喊,反倒另屈灵均想起了他已逝不久的父亲。

不知为何,屈灵均恍然想起了父亲带着他站在山顶看着楚国时说的话……

“我们屈家,世世代代卫国尽忠,爹也希望他的孩子,长大之后能做个有用之人。”屈灵均失神地吐出这句话,令林惊羽顿在了原地。

屈灵均回过神来,终于看向林惊羽,“太子殿下,您是要继承大业的人……不要让我小看了你。”

13.

林惊羽向母后请求的时候,皇太后默默地看了他半晌,最后转回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若有所指到,“皇儿,你今后是要掌管天下的,切不可因小失大……”

林惊羽未做回应,只是缓缓跪下,“儿臣斗胆。”

“罢了……”将那孩子放远一点,太子可能才能收心吧。

“谢母后。”跪谢过后,林惊羽退下了。

时过境迁,他的母后,也再不是当初那位了。而他现在唯一剩下的,也要不得不亲自送走……

14.

“罪臣领旨。”接到圣旨的时候,屈灵均无惊无喜,沉默地听完宣旨,跪着低头接受。

不是流放,也无需待在朝廷,想必,他费了不少心吧。

离开的那天早上,屈灵均终于回头看了看远处的已经小的几乎看不清地身影。脑中闪过那些数不清的过去,这么想到。

犹豫了一会儿,终是拿出纸笔,写了两句话,并连同一束发一起递给了身边的小童。也不论对方的惊讶,“给他吧,也不必跟着我了。”

转身的时候,屈灵均无声地说道,“你变了,可是,你又回来了。”

15.

收到纸条的时候,林惊羽意外又惊喜,待打开时,却僵住了……

“既已终了,望,一别两宽,各自生欢。以此恭贺大喜。”

16.

三月二十八日,齐国新帝齐宣帝登基,改年号为景耀。

新帝治国有方,国家蒸蒸日上,不过两年,边居中原之鼎。

17.

景耀四年,齐宣帝病逝,宣帝在位期间后宫空无一人,皇嗣自然也无,因此由其弟继位。称齐昭帝,改年号为开明。

18.

屈灵均听闻此消息的时候,已半月有余。在家中呆坐了一天,回过神来时,才想到,哪怕此时回去,也什么都没了吧……

“连皇嗣也无,他倒是真一点念想也不给我留……”屈灵均失神地说道。

“谁不给你留念想?”

恍惚听到许久未闻的声音,灵均惊愕地抬头。只见眼前之前风尘仆仆,俨然是匆匆敢来。

林惊羽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失神流泪的人,深情地说道,“齐国从来不缺皇帝,可是林惊羽缺一个他的灵均。”

“我是第一次谈恋爱,性格也不好,万一我真的做了什么惹你生气到想要分手,你要想着你还喜欢我,我肯定也会一直喜欢你,所以即使我们说分手后,你也不能走太远,我怕我找不到你,我有时候很犟,驴脾气,要是我不主动找你,你也要主动找我知道嘛,我可能会站在原地等你找到我。”


——生歌


“你幸福吗?”
“当然。”
肯定的回答已经成为了尹柯的下意识。他甚至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就能之间得出这个答案,毫无缝隙。
他很“幸福”,邬童因此能安心一些。
现在的邬童还放不下,因为邬童还爱着尹柯。
尹柯不是说以后邬童便不爱了,他是觉得,虽然心意还在,和那么好的妻子在一起,邬童也一定会慢慢爱上她的。
邬童还会拥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如果是女孩就更好了。
邬童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安稳平和且幸福。

所以尹柯只要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就好了。

这位 @安静摸鱼不声不响 大大说她的《有无》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