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阅读全职高手 04

第四章

【下雪了?

叶秋离开俱乐部时,心里也没想好下一步。持续了这么多年的生活,突然间就要改变,他也有一些不适应,他只想先这样好好地走走,一直地走,走到自己想清楚为止。

……

望着她的侧脸,看到她屏中枪炮师的角色,叶秋有点恍惚,他差点以为是苏沐橙坐到了这个位置。

但他很快就知道这不是,苏沐橙总是那么温柔平静,哪怕是在激烈的PK对抗时,都能保持着微笑。说起来叶秋有时候看着她微笑着一炮把人轰杀成渣,再客气地说着抱歉时,莫名会觉得有些发寒。】

“什么啊,叶修哥你竟然是这么想的吗?”苏沐橙撅起嘴说,看不出来生气,倒是有几分撒娇的样子。

“就是,叶修你什么眼神啊,我们沐沐明明这么可爱,你竟然说得这么凶残。”楚云秀跟着说道。

“行行行,我的错我的错,我看错了行吧。”叶修举手投降,眼中所带的笑在瞄到苏沐秋时忽然僵了。

国家队*的众人也发现了,苏沐秋沉默的脸庞下有些冷。

“这是,因为叶修这么说苏沐橙而生气了,还是……”因为苏沐橙撒娇的语气?黄少天*小声BB。

“谁知道呢。”张佳乐*也小声回应道。苏沐秋异常的低气压让他们都有些发憷。

【如今开放的已是荣耀十区,遥想一叶之秋那还是荣耀一区的账号,后来在荣耀更新第05章神之领域时,和诸多高手一起达到标准,完成了技巧挑战,成为了首批拥有公共图神之领域准入资格的玩家和账号。

如今一叶之秋已经易主,自己的荣耀职业生涯也划一段落,却碰巧遇上了一年一度的开新区,叶修的心思被触动,十年往事突然一起滑上心头。】

十年往事?张新杰几人若有所思地抬头望着叶修。

【“新区吗?”叶修喃喃自语。

“我记得在新区开放前是可以办理转区的吧?”叶修忽然问陈果。

“1级的空号才可以。”陈果说。

“那我来试试。”叶修说着从口袋里掏了张账号卡出来,飞快进了荣耀转区申请的页面。陈果望着这张账号卡很是惊讶:“这不会是首版卡吧?”

“是首版卡。”叶修笑笑,荣耀的账号卡一年一版,首版卡距今那可就要接近十年了。

陈果诧异地看着叶修:“你玩荣耀多少年?”卡是死的,人是活的,卡有十年,人则未必。

“快十年了。”叶修回答证实他是人卡合一。】

首版卡?如果他们没记错,叶修离开嘉世的时候,貌似什么都没带吧?他那么“无所谓”地就离开了,身上却随身揣着一张首版卡。这张首版卡……

苏沐秋这边的人只觉得这张首版卡应该没那么简单,而叶修这边的,在此之上,大概猜到了那张卡就是“君莫笑”了。

【第0005章 技能搭配

任务领得也挺坎坷,新开区这人叫一个多。荣耀历史上曾经在第二区开放时有过人多到挤满新手村,导致在线的玩家无法移动,不在线的人挤不上线的情况。所以自那以后,新开区时荣耀都会临时添加新手村若干来分流人群,第二区开区时的惨剧终于没有再重演。

这次第十区的准备也很充足,每个新手村均分了蜂拥挤进线的玩家。放眼望去人虽多,但远没到人满为患。可是到了领任务的NPC身遭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了。大家都是要找这一个NPC领任务,一拥而上顿时挤成了团。荣耀里可不会有身体重叠或是穿越什么的,于是就见人围了一圈又一圈,里面的出不来,外面的进不去,好多玩家蹦蹦跳跳的,试图从别人的头顶上越过。但这才进游戏的0级小号,跳跃能力都很差,高度根本不够,放眼望去让人禁不住想起蹦蹦跳跳真可爱的美丽诗词。

这样的局面再强的高手也是束手无策,旁边的陈果看得却是乐不可支,一脸的“我就知道会这样”,末了扫了眼叶修的角色,倒是把他的名字先记下来了:君莫笑。】

“君莫笑?!”叶修的话音一落,苏沐橙*有些惊讶地出声。

“怎么了?”喻文州*问道,“‘君莫笑’,有什么问题吗?”

“额……”苏沐橙*下意识地看向了苏沐秋,见苏沐秋没什么反应,又接着到,“没有,只是觉得,这名字挺特别的。”

苏沐橙*虽是这么说,但大家也都见到了她刚刚的反应。想来这君莫笑,大概和苏沐秋是有些关联的。只是为何会在叶修的身上,就值得深思了……

【什么是散人?没有职业就是散人,但是那已是满级50那个年代的事了,在提升了等级上限,出现职业觉醒任务后,散人这种玩法就已经消失了。如今的玩家看到君莫笑的这套技能,根本不会想到什么散人,只会想笑。

叶修却好像没想到这一点一样。君莫笑的身上现在只有一把白板的青铜剑,而且在学完技能路过杂货铺的时候,叶修竟然让他把这唯一的武器也卖掉了。

随后他径直走到仓库的储物箱,打开箱子,里面竟然躺着一件装备。

能转区的号本该是空号,空号的意思,就是经验、金钱、背包、储物箱,包括邮箱,都得是空的。

然而君莫笑这个刚刚转入十区的账号,储物箱里竟然夹带了一件装备。

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这一切却好像早在叶修的意料之内。他知道在这里能找到这件装备,但是,在找到的这一刻,叶修的神情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喜悦,反倒是布满了哀伤。移动鼠标的右手又一次出现了罕见的颤抖。上一次这样,是在失去一叶之秋时;这一次,却是要取到这件装备时。

鼠标移上。

千机伞,等级5。

重量2.3千克,攻速5。

物理攻击180;法术攻击180。

没了,简单得连附加属性都没样,简直就像是一个白板武器。

但千机伞的字色可一点都不白,而是银色。

荣耀装备等阶看字色就知,分橙紫蓝绿白。白装是无附加属性的,绿装多是任务给的过渡装,蓝装副本BOSS必掉,一些任务也有,是比重最大的主流装备。至于紫装和橙装就是高端货了,或人品或金钱,总要有点突出的地方才有可能获得。

千机伞银色的字色却不属于这五色。如果此时陈果醒着,看到,她一定会惊讶。银色,那是自制装备的独有字色。自制装备是荣耀的一大特色,并不是游戏中的生活制造技能,而是靠游戏的一个装备编辑器做出的装备,属于高端内容。

在荣耀中有一句流传很广的话:自制装备未必是最强的,但最强的装备一定是自制的。

自制装备,正是可以超越史诗级橙字装备的存在,在职业联盟中,各俱乐部都拥有专门研究自制装备的团队,投入资金研究自制装备。斗神一叶之秋,手中就握有自制银武,战矛却邪!是荣耀中赫赫有名的一把武器,独此一家,绝无分号。

自制装备的特点,决定了它很难复制,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

只不过它有可能是一件独一无二超越史诗的巅峰之作,也有可能是一件独一无二的垃圾。】

读到了这儿,有的人注意的事千机伞这把自制武器和叶修准备玩散人这件事,然而更多的人,则是注意到了叶修的“哀伤”。

“哀伤”?方锐一行人有些震惊,他们和叶修虽然不能说是亲密无间,但也称得上相当了解了,别说是“哀伤”,但凡任何一点有些悲观的感情,他们几乎都不曾在叶修面前看到过,而这本书刚刚竟然说了“哀伤”?!!

而苏沐秋,也首次主动地望了望叶修,那眼神中,除了冷淡,还掺杂着些许复杂……

【在厮杀声与队友们的相互呼喝声中五人小队大步前进着,叶修手法老道,走位风骚,得到了队长的大肆表扬。叶修此时的心思却是一片恍惚,上一次和伙伴们一起下副本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这样的感觉已经多久没有了?

看着小怪一个一个的倒下,叶修的心思浮动着,他能回忆的实在是太多了,格森之林的冒险,让他甚至回忆到了十年前。

那个在荣耀初开便和自己相识的好友,那个彻夜不眠和自己大谈这个游戏的创新和未来的好友。他看清一切,说对了一切,打算好了一切,结果只因为一个意料之外的更新设定,梦想和希望就全都成了泡影,只留下了这把未完成的千机伞。

“你本该是荣耀最有天赋,最有成就的人才对……”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抹过,鼠标一抖,君莫笑一个回复术已经准确地加到了月中眠身上。在月中眠大赞这一加及时的时候,叶修的心思却完全不在游戏里。

……】

叶修毫无波澜地读过自己的内心独白,不觉不好意思,也好似觉得那些悲伤完全不算什么。

然而已经读到这里,大多数的人,也差不多猜到了那个让叶修变得有些不像叶修的人是谁……

将第七章读完后,叶修方才停下来,关上书,“差不多了吧,”他看了一下光屏上所显示的时间,“也快到十二点了,可以让我们休息一下吧?”

苏沐秋也同样望向光屏,刚才,叶修读到自己那一部分的时候,他……是的,苏沐秋知道,那是自己。所以,有什么,是需要解决一下了。

“可以。”系统话音一落,周围忽然亮了,“休闲区域已开放,请随意。”

大家都默契地“探索新世界”去了,独留叶修和苏沐秋在原地。

“谈一谈?”

“谈一谈。”

听到苏沐秋毫无起伏的语调,叶修挑了挑眉。

【伞修】阅读全职高手 03

第三章

苏沐秋沉默地望着叶修,并未开口。半晌,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扬起笑容,“你好,我是苏沐秋!”

灿烂的笑容似乎与当年无异,可叶修是何等敏锐、又是何等了解苏沐秋啊,他眼中的冷淡虽然不明显,但以苏沐秋的“功力”来看,叶修怀疑他甚至一点都不想掩饰着不适了。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或许是之前与系统的对话让叶修难得有些敏感,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也同样扬起笑,“叶修,你好。”

苏沐秋这一边的人对叶修倒是没什么反应,而几乎是得到了苏沐秋“肯定回答”是叶修这一边的国家队众人则是有些骚动了。之前看到这位帅气俊秀的青年的时候,除了觉得他和周泽楷长得不相上下之外,在看到他旁边神似的苏沐橙时,国家队的众人就有些猜测了,现在听苏沐秋的话,大家也几乎可以确定苏沐秋和苏沐橙的关系了。

然而若真是这样的话,按理来说,他们没可能完全没听过这位人物啊,究竟是什么……国家队的众人有些复杂地望向叶修和苏沐橙……

而这边,苏沐橙在苏沐秋露出那种笑容之后几乎下意识地就转头看向叶修了,自家的哥哥她何尝不懂,明白其中的冷意,因而更担心叶修在接受到这一笑容之后的想法。

看到叶修状似没什么地回应,苏沐橙反而更提起心来了。叶修哥这明显是感受到了,却什么也不说…..

“别乱想。”感受到苏沐橙担忧的目光,叶修转头揉了揉苏沐橙的头,笑道。

原本兴致缺缺的国家队*众人见此揶揄地看向苏沐秋,虽然不知道叶修究竟是谁,但对方和苏沐橙这么亲密,苏沐秋这个超级妹控怕是忍不了了。

神奇的是,苏沐秋还真没什么反应。诶?难道是因为是另一个世界的原因?

众人这么想着,叶修反倒先开口了。“好了,自我介绍也完了,开始 读书吧。”

这么说完,长桌上方便出现了一本书。

“《全职高手》?”众人异口同声。

苏沐秋这边没什么反应,国家队的众人却默默地看向叶修……

“怎么,要我先读?”叶修挑眉,像是完全没看懂他们的眼神。

“.…..”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下意识的反应,众人默默地点头。

【第一卷 高手被驱逐

第0001章 被驱逐的高手

“卡卡卡,嗒嗒……”

一双灵巧的手飞舞着操纵着键盘和鼠标,富有节奏的敲击声仿佛是一首轻快的乐章。屏幕中漫天的光华闪过,对手飞扬着血花倒了下去。

“呵呵。”叶秋笑了笑,抬手取下了衔在嘴角的烟头。银白的烟灰已经结成了长长一串,但在叶秋挥舞着鼠标敲打着键盘展开操作的过程中却没有被震落分毫。摘下的烟头很快被掐灭在了桌上的一个形状古怪的烟灰缸里,叶秋的手飞快地回到了键盘,正准备对对手说点什么,房门却“咣”的一声被人推开了。

叶秋没有回头,像是早就在等着这一刻一样,只是问了一句:“来了?”

……

战绩排行:嘉世战队总排名第十九位,倒数第二。

对于曾经创造过联赛三连霸的王牌战队,这个成绩分外刺眼,此时却是明晃晃地挂在墙上,像是在无情地嘲笑着众人。

……

叶秋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自己待了七年的地方,他没有再说什么客气的告别话,默默地转身就准备离开。

“我送你。”苏沐橙是唯一一个跟在他身后的。

第0002章 C区47号

“切,拽什么拽啊!”

“让他退役也是为他好,他还能干什么啊?”

“就是就是,算他识相,没想着赖在俱乐部养老。”

叶秋和苏沐橙离开了,留在会议室的众人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样,风言风语的讨论又一次开始了。孙翔的脸色却是阴晴不定,他没有参与,而是凑到了经理的身边:“我不明白,他怎么会接受这条件的?”

“他不得不接受。”经理说。

“为什么?”

“因为他付不起违约金。”经理说。

“不……不会吧?”孙翔惊讶,叶秋那可是在联盟打拼了七年的职业选手,而且是最顶尖的,就算他拒绝各类商业活动,单凭薪水也不至于付不起这解除一年半合同的违约金。

“你不是那个时代过来的,你没经历过。在联盟初期,职业选手可没有现在这么风光,大家都是勉强糊口,绝大部分人都是兼职。在那个时代被刷下来的人是很惨的,大好青春都用在了游戏上,没有一技之长,之后的生活大多拮据。叶秋是那个时代的天才,凭借水平一路走到今天,但是,他有很多那样的朋友。”

“你的意思,他的财产很多都用来接济他的那些朋友了?”孙翔瞪大了眼。

“不错。”

“那他既然也挺需要钱,为什么又不肯接受商业活动?”孙翔问。

“这个没有人知道原因。”经理说。

“你有没有什么猜测?”孙翔问。

“或许,是和他的家人有关。”经理说。

“哦?”

“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家人的事,他也从来不说,这很奇怪,所以,我有这种怀疑。”经理说。

“这人身上……好多故事啊!”孙翔手里攥着叶秋交给他的一叶之秋账号卡,他也知道,一叶之秋是早在职业联盟还没有形成前,叶秋在网游中的娱乐账号,一直使用至今,是荣耀界最古老的账号之一。

“好了,不说他了,老板今天有事不能来,但是特意交给我这瓶他珍藏多年的红酒,专门用来为你接风。”经理说。

“哈哈,那真是多谢了!嘉世有了我,该翻身了。”

……

叶秋离开了。

苏沐橙站在俱乐部的大门口,她就是这样看着叶秋一路走到消失的。他不住地回身朝自己挥着手,苏沐橙早已经泪流满面。

没有太多的话别,叶秋一共只说了八个字:“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苏沐橙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她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她已经有勇气独自承担很多事情。

天空飘起了雪花,这个冬天,好冷。

……】

“.…空白页?”叶修疑惑地皱了皱眉,这书断的不对啊。不,应该说,是系统没有按原作者的意思,自己断的。这样的断法……

“woc,嘉世什么时候变成三连冠了,我怎么不知道??”叶修一读完,张佳乐*首先炸了。

“怎么,那么那边不一样?”张佳乐好奇地问道。

“那自然,第三季的冠军在我们百花好吗!”张佳乐无语地翻白眼。

张佳乐:“……”

“哈哈哈哈哈……”国家队的众人忽然笑开了。

“咋了咋了?你们笑什么?”黄少天*好奇地问道。张佳乐*刚才的话,没问题啊?

众人相视一笑,揶揄地看向张佳乐,见张佳乐脸又黑了。张新杰开口道:“第三赛季时,百花就是输给了嘉世。”

“.…..”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前辈的家中,究竟……”喻文州还真是有些好奇,别说他,国家队的人大概除了苏沐橙,都对叶修的家庭多少有些好奇吧。

毕竟,世邀赛时叶修用英语和德语好无间隙地流利转换着和裁判已经相关人员讨论赛制和规则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啊。除了他们,当时观看直播的粉丝们也都吓了一跳好么,大家基本都知道叶修作为荣耀“元老级”的人物,从荣耀一出来基本就是在打游戏的,甚至连初中都没毕业。

而这样的学历,英文流利如果说是之前学习好、记忆又好的缘故,德语这么溜,想来是和家里有关的。再想到叶修十多年没回过家,还有之前改名的事,他们还真的有些想知道了。

众人齐刷刷地向叶修看去,叶修也不见尴尬,“没啥啊,就是赚钱的和服务人民的而已。”叶修有些无奈地说。也不是他真的相瞒,如果之前是想躲老头子,或者说至少让他别那么心酸的话,后来的叶修不说,也只是觉得这种事,如果自己主动说,实在有些“炫”的嫌疑……

看似开玩笑的话让大多数人有些“不满”,而几位心脏却基本猜到了:从政和经商吗?能同时兼顾着两样的家庭,还真的是不简单啊。

“不是老叶,你这算什么回答啊?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呢?”

“就是啊,答案给都给了,还要打哑谜。”

…….

苏沐橙好笑地看着众人抱怨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开口,“也没什么,就是总裁弟弟和首长老爹而已。”

“.……”

“好了好了,继续读了啊。”叶修无奈地看了眼苏沐橙,忽视呆滞的众人,准备继续读。

而有一件事,没被大家察觉,或者,被少许察觉的人下意识地忽视了……

如果苏沐秋在另一个世界存在,他们这个世界/那个世界,为什么没有提到?

---------------------------------------------------------------------------------------------------------

南南是为写伞修而写的此文,所以阅读的内容选取,也基本是跟着剧情走的,也会有私设。见谅。

他——易烊千玺

“你希望你的世界里有人吗?”

“希望。”

【千凯千】我们 09

第九章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扣住了。

准确地来说,也不算扣,毕竟,易烊千玺若真是不愿,王俊凯也断然是不会勉强他的。

易烊千玺是没缓过来的,王俊凯之前说的,他不是不懂。只是,懂得与理解、接受,终归是有区别的,他懂,也理解王俊凯的想法,甚至是完全赞成,只是,上一世残留的、扼住他几十年的阴影早已在不知不觉见烙印于心。

如今,要易烊千玺毫无压力地带着王俊凯身边,是不现实的。

王俊凯当然也知道,但他更知道,易烊千玺最大的弱点在何处…..

因此每当千玺想和王俊凯好好谈谈,至少,给他一些时间和空间的时候,王俊凯便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他…..眼中,却流露出了落寞、寂寥与悲伤……

易烊千玺明知他是刻意为之,却仍忍不住心疼了。

“你就用这招一直逼我吧!!”易烊千玺闭眼“恨恨”地说。

“怎么会?我最心疼我们小朋友了……”王俊凯状似惊讶又搂过易烊千玺,心里却是目的得逞的心满意足。

呵呵。易烊千玺没回话。

他还能说什么呢?眼前这个人把自己抓得死死的,无非是知道易烊千玺最大的死穴就再于他王俊凯罢了……

【伞修】阅读全职高手 02

第二章
座位(后可能有更改):

                           叶修    苏沐秋
                     苏沐橙        苏沐橙*
                    喻文州           喻文州*
                   黄少天              黄少天*
                  周泽楷                 周泽楷*
                 王杰希                   王杰希*
                肖时钦                     肖时钦*
                 楚云秀                   楚云秀*
                   张佳乐                张佳乐*
                    张新杰              张新杰*
                          李轩           李轩*
                           孙翔         孙翔*
                            唐昊       唐昊*
                             方锐     方锐

========================================================


“哇,这儿是哪儿啊?!!”

“怎么回事?!!”

……

只是众人此起彼伏的声音将叶修本就不大声的话语遮掩了。

大家原本只是就忽然到了一个地方而惊奇或诧异,但在转头看见对方之后……

“woc,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你谁啊?!!!”

“一样?”

“?!!!!”

看着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饶是张新杰、肖时钦等人,也被吓了一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在众人完全懵逼的时候,叶修忽然开口了,只是出口的话,却不知是对谁说的。

然而在叶修说完之后,客厅的长桌竟忽然亮了,课桌上方出现了光屏,伴随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光屏上也同时出现了文字。

“请大家先按桌上标明的各自的位子坐好。”声音悦耳却略显冷淡。

待国家队的各位分别坐好后,那道声音再次出现。

“很抱歉打扰大家的时间,之前引起的各位的讶异或惊吓也请见谅。本系统名为祈愿,当一个愿望成为了很多人的共同愿望,祈愿的人数达到标准且祈愿之人心诚后,本系统将会自动开启。而作为实现愿望的代价,系统将请与愿望相关之人阅读一两本故事。”

“不能拒绝吗?”喻文州笑着问。

“不能。”

“那我们在外面?”喻文州*接话。

“在次空间时,外界的时间处于静止状态,各位请放心。”

“所以我们只要一直读就行了吗?”肖时钦接着问道。

“阅读的时间与整车作息相同,休息时间,系统将会根据各位的需求而进行调度,除了离开,合理的需求系统都会答应。”

“合理的?”王杰希皱眉。

“不违法犯罪或违反道德等。”

“那,所实现的愿望和祈愿内容是一样的吗?”苏沐橙*忽然举手提问。

这是当然的吧。大多数人这么想着。

“不,愿望的内容将由事件及故事的中心决定,此次事件的中心为叶修。”

系统的话一落,众人的视线随即转向叶修。

“所以刚才前辈才会忽然说话啊。”喻文州反应过来。

“叶修已经许愿,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要读书就行了是吗?”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总结到。

“是的。”

“那么……”话未说完,楚云秀忽然开口了,“喂喂,你们也太淡定了吧?难道完全都不好奇的吗?”

楚云秀看向对面示意到。

额,刚才专注于听系统说话,反而把这件最奇葩的事忘了。

“对啊对啊,系统你快给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两道相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有人和自己说一样的话,就连声音也一样,这反倒让黄少天/黄少天*觉得有些别扭而闭嘴了。

“各位是处于平行世界的人。”

简短而明了,所以他们才会一样,但……

众人一致地望向桌子首端的叶修和苏沐秋……

他们两人,为什么各自出现?

【伞修】阅读全职高手 01

注:【】为原著  XX*为沐秋所在的世界的人物。 后文不再说明。

第一章 如果,能重来呢?

最初睁开眼的时候,比起疑惑、震惊,叶修更多的,是对于眼前场景的莫名熟悉。

奶白色的沙发上是各色暖色调的抱枕,灰白色的地毯和白色的桌子,再加上黄绿色的窗帘和窗外的海景…….

“.…..阿修,如果我们以后能生活在那样的小房子里,你说该多好?”恍惚间忆起,当初的俊美而帅气的少年曾这么对他说过……

叶修扫视了一遍屋子,除了大了许多,真的一模一样啊……

“叶修哥?”世邀赛庆祝后睁眼看到的便是眼前的景象,苏沐橙不震惊是不可能的。但,震惊过后,苏沐橙却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舒适感,这间屋子的一切摆饰,都让她很合心意……
苏沐橙正欲说什么,便看到了叶修正在发呆。

叶修的表情其实是很正常的,与往时无异,奈何苏沐橙实在太了解叶修,一眼便看出了对方是在发呆。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发呆似乎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但于叶修而言,这真的不能算是件普通的事。十八岁以后,叶修的生活,几乎全被荣耀占据,除了最开始的一两年还需要照看下苏沐橙以外,后来的时间,叶修的人生可谓真的是除了叶修几乎便没什么了。

除去打荣耀,吃喝拉撒睡和抽烟,叶修看似闲下来的时间,不是在整理资料、指导后辈、分析比赛就是在和人打趣,自己发呆的时间,不能说没有,但还是很少的。

十八岁之前很少,十八岁以后也很少,似乎也只有十八岁那年,叶修发呆的次数是最多的…..后来的日子,也只有偶尔忆起那个人时,叶修才会恍神或是发起呆来……

叶修哥如今看到这间屋子发呆,是为什么呢?苏沐橙心中升起了一个想法,却不敢向叶修确认。

突然,屋子里一阵闪光,苏沐橙再睁眼时,便看到了国家队的一行人,只是,似乎都是两人???苏沐橙正有些懵,眼睛一转,便看到了一位,她思念已久的人……双唇颤抖,正欲开口,身旁的人已出声…..

“沐秋……”

【伞修】阅读全职高手 前言

前言

(就是南南的瞎bb):

之前也说过,伞修是南南的初心,无论是如全职还是lof。
但,或许无论什么,于南南而言,只要是感情,似乎都会进入倦怠期。
南南其实很久没看伞修的文了,甚至,前段时间似乎连全职的同人文也基本都不怎么看了。就好似之前所有的,对于伞修、老叶或者与老叶相关的cp的所有热情都不过是一场幻梦而已。
然而历史记录又让人无法反驳……..

知道自己没忘,但却怎么也找不回之前的感觉大概是感情中最无奈的事吧。

今天,无意间放了沐秋和老叶的一首歌,也不知缘由,忽然就想起了,之前,对于他俩儿的想法…….

有些东西,你可能会忘,但绝不会失去……

-----2018.7.7



【双叶】终是无法分离

终是无法分离

叶秋在国家队集训处前站了将近两个小时了……为什么不上去?叶秋自己也说不清楚,总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幼稚又有些可笑。

叶修离家那么多年,他也确实是几乎一有时间就抓着叶修叫人回家,但,这么多年,虽然说了无数次,可实际上叶秋和叶修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叶修三连冠后回过家一次,便只有两年前的那个冬天了。

就连叶修回来偷他身份证的那次,也因他@高考在即,在学校补课而未遇见。

而后来两次,一次是因叶修专注和叶父插科打诨以及被叶父追着要打,要不是叶秋最后拼命拦着,叶修怕是够呛。而因为拦着,叶秋甚至不知谁叶修最后离开的时候十分给了他一个眼神。

至于两年前的那一次,“你干嘛来了?”……呵……

有时候叶秋也会想,是不是在叶修的心里,他叶秋,其实和别人毫无区别,甚至……可是,那十多年间叶修对自己的宠溺与维护又时常在脑海中浮现……

究竟是时间淡漠了两人的关系,还是叶修累了呢……

都说生病的人爱胡思乱想,因公司最近的一个大的企划案、叶修要回来、自己似乎要被母亲安排着相亲等诸多事务而劳累过度导致发低烧的叶秋,在企划案结束后就径直到国家队集训地来了。

因为之前公司的事是在走不开,又或许是心里下意识地想要躲避,叶修回来的那几天,叶秋一直没回家。而现在忙过了,又因为低烧脑子有些不清醒,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叶秋已经到这里了。

而到了之后,叶秋反而踌躇起来,烧得有些昏的脑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那个人,究竟在等谁啊?”孙翔有些不解。他和唐昊训练完后便到二楼的食堂来了,坐下的时候便看到一辆迈巴赫停在楼下,门边还靠着一位穿西服的男士,但因低着头而看不清脸。男生嘛,对车多多少少有些兴趣,两人因此多看了两眼。没想到等他们玩了会儿手机,菜慢慢上来,吃完了后,那个人竟然还在那儿站着。

“两个多小时了吧,他还真不怕热啊……”孙翔有些惊奇,六月末的北京是在是很热了,那个人还穿着一身西装,真的厉害了。

“谁啊谁啊?”才来不久的黄少天听到孙翔的话也跟着看过去,果不其然,看见了一位男士站在楼下。

“诶……”黄少天盯着那身影,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莫名地觉得有些熟悉?好像……

“站了多久?”黄少天正想着,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冰冷又有些压抑……

“两,两个多小时。”这样紧皱着眉,言语又如此冰冷的叶修众人从未见过,一惊的同时,孙翔竟有些结巴。

叶修闻言眉头皱得更紧,却没说什么,转头便离开了。

诶?这身影……“不就是老叶吗!”黄少天恍然大悟。

“啥?”众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们看啊,那个人的身影和老叶是不是很像?!”黄少天指着叶秋兴奋地说。

众人顺着黄少天指的方向看过去,正逢叶秋因为低头太久脖子有些酸而抬起头来……

“……”

听到叶秋在大太阳底下站了两个多小时的时候,向来好脾气的叶修几乎是瞬间火就上来了。那个笨蛋弟弟在想什么啊?!快步走向门口的叶修紧皱着眉,却在看见叶秋的那一刻又放松了不少。

瘦了。

这是叶修的第一反应。明明两人已经两年多没见,叶修却能在第一时间就看出来叶秋的变化。

“怎么不上去?”确认是叶秋后,叶修便拉着他进了集训地,随后才开口问到,语气,是叶修自己都有些讶异的温柔。

叶秋下意识地抬头看叶修,似乎不相信这样的语气竟然是他的混账哥哥发出的。

其实,这样的语气叶修不是没有过,甚至,在十多年前,叶秋几乎天天都能享受到这样温柔的询问。

“起床了。”
“怎么还不睡?”
“又不擦头发”
……

只是,那样的叶修,十多年前就已消失不见……

控制不住眼红,叶秋狠狠地盯着叶修,“要你管!”蛮横,却控制不住地掺杂了些许撒娇。

“我不管谁管啊?”叶修笑着贴近叶秋的的额头,果然,温度有些低。“怎么发烧了?”

“要你管!”

“唉,”叶修完全不受影响,贴着叶秋的脸蹭了蹭,“也不知当初那个一离开我就哭个不停,非要贴着我的小可爱哪儿去了?”语气故意带着几分遗憾。

说来好玩儿,幼时的叶秋和叶修还真似连体婴儿一般,叶秋明明什么都还不知晓,甚至连眼睛都还不怎么睁得开,一旦有人将他和叶修分开,叶秋便哭个不停,非要和叶修脸贴着脸才停下来。

明知道叶修是故意的,叶秋仍控制不住地脸红了,“要你管!!!”

你都离开那么多年了,你都不再是过去的叶修了,你都……不要我了,又干嘛在乎过去的叶秋去哪儿了呢?

如果不是你叶修,谁还能让他叶秋改变?

叶秋眼眶更加红了,眼泪却倔强地不肯滴下。

叶修立马后悔了,拉过叶秋紧紧抱住,又亲了亲他的眼角,“我没有扔下你,哪怕追逐梦想,我也从来没想过扔下你,我只是……当时有些慌……”

叶修再怎么成熟,当年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在发现自己对自家弟弟感情的不同后自然是慌乱的,他没想过叶秋也会爱着他,毕竟,这样的感情,实在不算正常。后来虽然想通了,却因为荣耀,叶秋自己也开始改变而让叶修也跟着变了,但,无论如何……

“我从来没有扔下你,叶秋,你要知道,叶修绝不会扔下的人,是你叶秋。”

叶修知道叶秋现在是因为低烧而有些昏,但内心的想法也是反应出来的,所以有些憋在心里的话,叶修也趁此讲了出来。

叶秋红着眼盯了叶修半晌,才凑过去轻轻亲了一下对方的唇……

看在你诚实的份上,原谅你。

——————————————————————————————
梗源于 @穷山恶水出刁民

可能不是你们想象的样子,也没有那么甜,请见谅。 @清鱼  @秋萧索  @花墨   @穷山恶水出刁民

【瑜洲】袖手旁观 番外1 我的男孩

【瑜洲】袖手旁观 番外1 我的男孩

“你的脸庞
闭上眼睛就在我面前转呀转
我拿什么条件能够把你遗忘
除非我们
从一开始就不曾爱过对方
……”

黄景瑜当初究竟是抱着怎样的情绪哽咽地唱着这首歌,第二天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删掉它的,许魏洲能明了,却又好似不能完全感同身受。

不是不知道,只是,在知晓这件事,并听这首歌时,许魏洲没有哭。

说来也好玩儿,黄景瑜这个大傻子看起来明明比他成熟、坚强许多,生活中,面对各种事的时候,反倒是黄景瑜哭得更多。

但,不哭,只是因为不知如何哭,在听这首歌的时候,许魏洲甚至是嘴角微扬的,他笑着,为着黄景瑜对自己的深情;心里下着雪,也是因对方的深情……

“忘不了你的爱
但结局难更改
我没能把你留下来
更不想他能给你
一个期待的未来
那幼稚的男孩
……”

这首歌也是黄景瑜先唱的,带着无奈、悲伤与绝望……在他们分开以后。

而现在,许魏洲再唱了一次,很明确地唱给他听。

他要让这首歌被那个人再次唱起时,心里所想,再无悲伤……

“在听吗,大傻子……”

许魏洲看着镜头温柔地笑了……



——————————————————————————

军训期间随手码的,看训练程度更新不定,但,内容大概都是很少的了(〃>_<;〃)